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學術

論法輪功實施精神控制的方法步驟

發布日期:2006年11月01日   文章來源:凱風網   作者:唐老鴨
[打印本頁] 【字體大。

(注:本文不涉及其他任何宗教)

  [問題提出]李洪志到底是通過什么方式,將“修煉人”一步一步引入歧途,造成他們進門容易出門難,使他們不知不覺、心甘情愿、無怨無悔、樂樂呵呵地接受了李洪志的精神控制,從而進一步控制“修煉人”的身心,改變“修煉人”正常的認知、情感、理性、思維和人性,使他們淪為李洪志法輪功唯命是從、唯唯諾諾、誠惶誠恐、頂禮膜拜的精神奴隸呢?

  [關鍵詞]精神控制  方法  步驟

  綜觀起來分析,李洪志為了達到他的目的,為了達到精神控制的效果,在精心拋出的所謂“修煉”過程中,按序實施了十個步驟,一步一環地將“修煉人”帶入泥沼。

  第一步:吹噓

  李洪志充分利用了當時社會上出現的氣功熱現象,把人們對氣功的好奇與不解,以及渴望身體健康的正常需求,人為地、惡意地進行誤導,大肆自吹自擂。李洪志不顧千百年來氣功的真實演變,以及千百年來氣功的真實作用,早期(1992年——1994年的《中國法輪功》和《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時期)肆意鼓吹練法輪功可以練出人體“特異功能”,而他李洪志本人就具有“搬運、定物、隱身、思維控制”等四大功能!這就引發了對氣功不了解、對歷史知識欠缺的人們的興趣,從而步入法輪功,以致后來難以自我解脫。

  第二步:神化

  從1994年下半年開始(以《轉法輪》的出籠為標志),李洪志進一步迎合了信徒的心理需求,利用人們的“鬼神觀念”和封建迷信思想,以及人們對“神”的起源和演變發展的不解或偏見,開始神化自我,把他李洪志的法輪功提升到“法輪大法——宇宙大法”的高度,把他李洪志自己提升到宇宙最高主宰、“宇宙主佛”的高度!鼓吹任何人只要修煉他李洪志的法輪大法,只要按他李洪志的要求行事,都可以“修”離塵世、成仙成佛、永享幸福、永遠擺脫做人的痛苦!而要達到“最終”這一步,就必須完全承認或完全認可李洪志“唯我獨尊”的地位,不折不扣地按照“神”、“佛”——即李洪志的“講法”和要求去做,不能有絲毫的懷疑和動搖。把信徒們對李洪志及法輪功的信賴,轉移到對李洪志這個“主佛”、這個“神”的迷信上。

  第三步:誘惑

  法輪功的誘惑是什么?李洪志給“修煉人”的誘惑是什么?就是這個虛無的、巨大的“天國利益”!這個“天國利益”的美妙是無以形容、無以能比的!它不僅能使人擺脫現實生活中的苦難,化解、消除人生旅途的煩惱,讓人脫離地球這個骯臟的、糟粕的垃圾站,還能使你成佛成仙成神,成為大自大在、無憂無慮、無所不能的“天國世界”的“主”和“王”。李洪志就是用這些虛幻、臆造的、并不存在的“天國世界”,對這些不想做人、妄想當“神”的“修煉人”進行誘惑,鼓噪“修煉人”亦步亦趨,走向深淵!就像一個巫師,手里捧著一個肥皂泡對一群盲人說:“相信我,往前走,再走幾步你就可以雙目復明,拿到金蘋果!”李洪志恰恰就是這個巫師。然而,夢想“上天”的“修煉人”卻看中、相信了這些(當然,有些“修煉人”的看中和相信也有一個自我認識、自我體驗、自我感受的過程),最后,義無返顧地跟著李洪志走進了漆黑一團的死胡同。

  咱們正常人所說的迷信,是指對未解之迷、迷惑不解的問題,不弄清楚、不搞明白,就盲目地崇拜、相信。而李洪志對迷信的解釋是:迷信就是對某些東西著迷地相信。他歪曲了“迷信”一詞的本意,讓“修煉人”誤以為“只要相信它,它就會存在,它就能實現”(摘自寧某的“我的心路歷程”一稿)。其實李洪志就是用這些形而上、玄而玄、根本不存在的東西蒙騙人們、誘惑人們,使“修煉人”陷入一種先入為主的認知上的誤區?陀^地說,李洪志自己也證實不了這個“天國世界”的存在;即使人類通過科學探索、科學論證拿出了證據,否定了他的“天國世界”,他李洪志還可以狡辯:人類的科學都是站在錯誤的基點上發展起來的,所以這些證據也都是錯誤的、不可信的。

  一旦人們被李洪志的謊言迷惑了、誘惑了,那么,跨入誤區的第一步也就走出了。

  第四步:認同

  就是讓“修煉人”,逐步對李洪志、對法輪功產生認同。那么,李洪志讓“修煉”人對自己、對法輪功產生認同的手法是什么呢?主要有以下四種方式:

  一是不允思考的認同。這在李洪志的法輪功中顯得尤為突出,他規定想要“修煉”的人,必須按照我李洪志的要求去做,首先“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扭轉常人的認識,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里爬行”(《轉法輪》論語)。

  在這里,李洪志首先把他的法輪功、《轉法輪》界定為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精深的”、“最玄奧、超常的科學”。他要求所有的“修煉人”,看他的書、讀他的“經文”,要頭腦空空,不能帶有任何“觀念”,要不帶雜念地看,不用挑剔的眼光看,不帶研究的態度看,總之,不能有任何分析、研究、辨別、判斷、批判的思想和心態;有了,就不能成為“超常人”,就只能是“常人”,是“常人”就有“常人的觀念”,而“常人”永遠只能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里爬行”!你想做個聰明的“超常人”嗎?你想不被別人說你是在“愚見的框框里爬行”嗎?那就按我李洪志所說的去做,按我李洪志的要求去做到、去做好。

  大家想一想:當你不帶任何想法去讀、去看一本書的時候,你會怎樣?你只能全盤地接受、吸收!看多了,也就認同了。一個孩子你讓他從小到大不加分析、甄別地只背唐詩,到后來,這孩子一開口只會講唐詩。實際上,這也就是一個逐步認同并內化的過程。

  二是練功感受的認同。練功感受的認同一般是指法輪功練習者在“修煉”的過程中,通過自己的生理、心理體驗,也就是自身的感受,來“證實”法輪功的真實,進而達到認同的狀態。這種“感受”可以是聽到的、看到的或者是通過非感覺器官“感覺”到的!通常情況下,我們把這類“感覺”稱為幻覺(幻視或幻聽等);糜X主要可分為三類,第一類是由器質性引發的幻覺,第二類是由心因性引發的幻覺,第三類是人為誘發的幻覺(諸如催眠等)。在正常的人群中,有些人偶爾也會產生一些幻覺,比如在夜深人靜的路上,突然聽到半空中有個聲音叫他等等,這些都屬正常,你只要有個正確的思維、心態對待它就行。但是,你把幻覺當作一種真實的客觀存在,去追求它,這就不正常了,并有可能走向極端。當然,由心因性、器質性引發的幻覺,一般是要經過治療才能逐步解除的;嚴重的也可能一輩子治愈不了。

  需要說明的是:法輪功是氣功的一種,而練氣功產生幻覺也屬正常(不是人人都會出現)。不管你練什么氣功,你在入靜、冥想、參禪、打坐的過程中,都有可能出現幻覺,這不足為怪,也不必擔驚受怕,你只要排除干擾,別把它當回事就行。但是,李洪志的法輪功則不這么認為,他說(原意):“在你不動念、不動心時,你所聽到的、看到的都是宇宙中另外空間里客觀存在的,是客觀存在的局部或一部分!备覇栆幌,哪個練功人會在自己練功時動心動念呢?這樣,李洪志就把“修煉人”產生的幻覺,演繹為另外空間物質世界的客觀存在了,讓“修煉人”對此產生向往和追求,企圖踏著法輪功的“天梯”,叩開“天國世界”的大門!

  有不少“修煉人”,正是在李洪志暗示性語言的誘導下,在練功的過程中進入一種催眠狀態,進而出現了一些幻覺;同時,他們又用自己在練功過程中出現的這些幻覺(即所謂的自身體驗和自身感受),來“證實”了李洪志所說的“開天目”、“慧眼通”、“慧耳通”、“遙視”、“宿命通”等所謂“功能”的存在,逐步產生了認同,并據此推論出法輪功是“真實”的,再由此推導出李洪志是“神”!

  還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李洪志要求“修煉人”,或者“修煉人”對法輪功的這種“證實”過程,與我們正常人對科學的證實過程是完全不一樣的,甚至是完全相反的。我們正常人對某一科學命題的證實,通常采用的是先大膽地假設,然后小心翼翼地求證,而且求證的結果不僅能被自己反復證實,就是其他人采用相同的方式方法,也能得到相同的結果,這個結果并不會因為求證者的改變而改變。然而,李洪志的法輪功呢?他恰恰相反,他是先要大家大膽地肯定,然后各自去感受、體驗、驗證,假如你感受、體驗、驗證不到,那是你“根基不好”、“層次不夠”或者“業力所致”;假如你能感受、體驗、驗證得到,那是你“學法好”、“有慧根”、“上了層次”;如果你的感受、體驗、驗證與其他的“修煉人”不同,那是你們的“層次所定”、“根基不同”、“位置不一”嘛;假如你“修煉”后曾經出現過感受、體驗,后來又不再出現這些感受、體驗了,那是為了防止你出現追求功能等“有求之心”,或者是你出現了“有求之心”后,為防止你出現新的執著,妨礙你繼續“修煉”,我李洪志又“給你關上”了!這就是李洪志的“圓融”謬論和邏輯。

  那么,個體或不同個體不同的體驗、感受,能作為證實客觀世界客觀存在的科學依據嗎?恰恰不能!李洪志的法輪功,恰恰也在此倒行逆施了。

  三是群體暗示的認同。在法輪功群體中,暗示現象是普遍存在、隨處可見的。法輪功中的暗示現象,突出表現在《轉法輪》和李洪志各個時期的“講法”,以及法輪功信徒的群體之中。什么是暗示?暗示就是通過語言和非語言(如表情、手勢、動作、環境、肢體、色彩等)的手段,使接受暗示者對暗示的內容的知覺和接納,缺少明確的意識、主動的理解、邏輯的分析與評價。

  ——按照暗示機制接受的內容,可分為外來暗示和自我暗示。外來暗示是指暗示者是他人或群體;自我暗示是指暗示者和受暗示者為同一個人。

  ——暗示的方法可分為直接暗示和間接暗示。直接暗示是指利用語言的表述,影響受暗示者的心理和行為,這些語言的表述,成為受暗示者心理和行為成因的主要因素。間接暗示是利用隱蔽的形式、方式和方法傳達出信息,使受暗示者依照暗示者的意圖意愿行事,產生心理和行為;間接暗示的特點是,掌握信息的無意識性、不明顯性和不隨意性。

  ——按照受暗示者接受暗示的狀態,暗示又可分為清醒暗示、催眠暗示、自然睡眠暗示和催眠后暗示等等。

  暗示的實現,總是存在著實施暗示與接受暗示這兩個方面,它是一種比較特殊的心理現象。從暗示的實施一方來說,他不是說理論證,而是動機的直接“移植”;從接受暗示的一方來講,他對實施暗示者的觀念也不是通過分析、判斷、綜合思考后而接受,他是無意識地按照所接受的信息,不加批判地接受、行動。

  這里我們先分析一下法輪功中的外來暗示——即群體暗示問題。

  首先是練功點上的群體暗示。這里我們暫且把時間倒退到1999年以前,看看當初在練功點上的“弘法”情況。假如有一個陌生人,看到一群人在練功點上練功,出于好奇或出于興趣等等原因,他上前詢問:“你們練的什么功?”


  “我們練的是法輪功!


  “這個功怎么樣?”


  “這個功可好啦!是按‘真善忍’修的,是‘做好人’。既能祛病健身,又能性命雙修。你看,某某練功關節炎好了,某某練功心臟病好了,某某練功白血病好了……你不信?我給你叫來幾個人談談。小王、老李、老張,你們練功后是不是感到身體好啦?你看是吧?咱們大法弟子從來都說真話。你也來練這個功吧!不會我們可以教你。你放心,咱們教功不要錢。不光是你,咱們法輪功從來都是義務教功,不收費,不象其他氣功,拚命地收。你要不信,你再問問這些練功的人,看看他們有誰學功交錢了?”(“修煉人”積極“弘法”的內在原因,前邊已經談到,這里不再重復。)

  在這種狀況下,這個陌生人會怎么想呢?他一般會想:“我與他(她)素不相識,又無利害關系和利益沖突,他(她)總不會無緣無故地騙我吧?即使他(她)是在騙我,那么多人總不會都在說假話吧?看來這個功還是很有效的!边@就給陌生人留下初始的“第一印象”。假如這位陌生人在練功點上碰到的是熟人、親戚、朋友或同事、鄰居呢?那么這個“第一印象”不僅更加深刻,而且,極有可能馬上就能動心,很快就能來練功了!如果說這就是一種從眾心理也未嘗不可,但是,關鍵的還有——練功點上群體暗示的作用。

  其次是交流會上的群體暗示。在法輪功中,定期舉辦“學法”交流會已成規矩。那么在這個“學法”交流會上,“修煉人”究竟交流些什么呢?大致有四個方面的內容:一是個人“學法”的心得體會(或者是個人的“悟法”情況);二是自己在“修煉”中遇到的問題,以及“向內找”的現狀,請“同修”們見教;三是“修煉”人有誰勇猛精進、大見成效了,特別是某癱子下地了,某瘸子扔拐了,某啞巴說話了,某癌癥患者好了等等等等,這些事情要反復講,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這就是最大最好的“弘法”;四是自己看到聽到了什么(實際上就是幻覺),某人“開天目”看到了什么,誰見到“法身”“法輪”了等等,總之,誰能以此證明李洪志是“神”,誰就了不起,誰就是“根基好的”“精進”之人,誰就是“高層次”的人!

  需要注意的是,同樣的“學法”交流會,也有三個方面的內容是要閉口不談或不允許交流的。其一,練功后身體沒什么感覺的,要閉口不談。有許多“修煉人”練功后,身體并沒有多大感覺,也沒有什么多大明顯的變化,這就要閉口不談。假如有人冒冒失失地講出“自己的身體沒有感覺到有什么變化”的話,立刻就會有人進行制止:“別說,不能講,那是你自己沒按‘法’的要求做到,或是沒有做好”?傊,不能對“大法”、對“師父”有絲毫的懷疑,否則那就是“思想業”在作怪!其二,有的“修煉人”練功后言語古怪、行為反常的,就盡力回避,也要閉口不談。實在回避不了的,就怪罪他自己“沒有實修、真修”,是自己“把握不好”的問題。其三,有的人“修煉”后,行為出偏,甚至跳樓、自焚、自殺、拒醫拒藥、身故死亡的,就干脆一腳踢開,稱他“是來破壞法”的,“是破壞大法的魔”!“師父”要利用他們這些行為表現來考驗所有的“弟子”,“看大家還敢不敢修下去”!等等等等。從這里可以看出,“學法”交流會上的這種群體暗示,是不公正、不全面、不客觀的,也是片面、偏激的,更是容易走向極端的!

  記得我曾經與吳某有過一次交談,交談中,吳某跟我講述了一件事情。1998年年底,吳某“修煉”法輪功后,便開始積極的“弘法”;那天,吳某到鄉下親戚家“弘法”,途經一座石橋,忽見一青年女子在橋下河邊欲尋短見;吳某立刻冒出一個念頭:我要救她!但是,另一個念頭又同時產生(這就是法輪功思維):不能救,她的死可能是業力所致,也許是她前世欠了誰的現在該還了,救了她就是破壞了宇宙中“欠債不能不還”的理!此刻,這兩種思想在吳某的頭腦里激烈地斗爭著;眼看女子已沒入水中,吳某一咬牙:不管了,“修”不成就算了,先把人救上來再說!于是,吳某跳入河中,救起女子,并將女子交給了她的親人,從她親人的口中吳某得知:女子是因為與丈夫發生口角,而尋短見的;回到家中后,在第二天法輪功輔導站組織的“學法”交流會上,吳某講述了事情經過,希望得到全體“功友”的認同;沒想到,他卻得到全體“功友”的一致批評(包括當時參加“學法”交流會的一位市輔導站的副站長);“功友”們一致認為:這是常人中的事情,“修煉人”根本看不清個中的因緣關系,所以不應該管,而且,這位女子自殺,是她前世欠她丈夫的業債,到了該還債的時候了,吳某救她,既破壞了“欠債要還”的宇宙的理,同時又加重了這個女子的罪業,讓她今后加重了更多的魔難,吃更多的苦!吳某聽后深感內疚、自責,覺得自己“學法”不精、層次太低、悟性太差,以致于害了這位被救的女子!

  多么荒謬的邏輯!多么荒唐可笑的理論!這就是法輪功群體暗示帶來的令人匪夷所思的結果!

  再次是面授班上的群體暗示。李洪志在國內國外舉辦的各種面授班上的群體暗示,甚為突出!而且,這種暗示還通過李洪志的“講法”錄音、錄象,賣到“修煉人”的手中。面授班上的群體暗示,一是“弟子們”的提問暗示。通過“弟子們”表白式的提問,諸如某某練功后精神好了、身體好了,我本人又有什么受益了,有人得到了什么“福報”了,“弟子們”向“師父”表示敬意和感謝等等,由此向“修煉人”群體產生暗示;二是李洪志本人的渲染暗示。就是抓住某件事情或特例,把一當萬,把個別當普遍,把特例當共同,更多則是無中生有,同時告訴“修煉人”,這些都是我李洪志的“神功”,你們都要記住我,你們都要聽從我。諸如某人練功后身體確實好了,李洪志馬上把他說成是“我的真修弟子”,都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李洪志絕對不會告訴他“這是你自己長期的有規律運動和心理暗示,以及氣功‘三調合一’的結果”;至于那些沒啥效果的,以及拒醫拒藥身亡的,那就不是我李洪志的問題了,而是你自己“沒有真修”,或者是“心沒放下”、“有病的執著心沒去掉”的原故。接受這種暗示的人是相當危險的,因為它是一種不計后果、不負責任的暗示!三是與會人員的鼓噪暗示。就是參加面授班的“修煉人”,出于“弘法”或“虔誠”、“虔信”或對“師父”、對“法身”恭敬的目的,對法輪功的所謂“神奇療效”大肆渲染,捕風捉影,夸大其辭,風言聞事,抑或無中生有!這種推波助瀾的鼓噪,所產生的暗示效果顯而易見!但是,“修煉人”個個又標榜自己在說“真”話,姑且不論初始傳言者的“真實性”與真實動機,就是這種人云亦云的傳言,在心理實驗中,也已遭到了質疑和非難。

  四是自我暗示的認同。自我暗示的認同,主要來源于兩個方面:一是來自李洪志的暗示,二是“修煉人”內化為自我的暗示。它是由李洪志通過“講法”暗示—→《轉法輪》的書籍暗示—→法輪功群體的暗示—→“修煉人”內化為自我的暗示。這里舉一個法輪功群體中帶有普遍性的現象進行說明。

  李洪志在“講法”和《轉法輪》中反復說過(原意):“修煉人”沒有病,你只要真想“修煉”,他一上來就給你推到“惠眼通”的層次,拿掉了你的病根,把你推入無病的狀態,別說是病,就連病菌都沾不了“修煉人”的身體,他只留下一小部分“業力”讓你在“修煉”的過程中通過吃苦消掉,而且不需要很長時間,你就能提高上去,修成“圓滿”!但是,如果你要認為是病,你要是服了藥,你的“病業”就被壓了回去,下次“消業”你就要兩難并作一難,吃更多的苦,遭更多的罪!

  在這里,李洪志將正常人“生病的原因”,不負責任地歸結為由“業力”所致,他巧妙地把“病”偷換成“業”的概念(要注意,佛教中的“業”與李洪志所說的“業”是有本質區別的,佛教中的“業”是造作的結果,造作是事,事的結果叫業。造作的方式可分為身業、口業、意業三類,造作的結果又分成善業、惡業、無忌業三種),李洪志明示“修煉人”生病就是“消業的表現狀態”,“消業的表現狀態”就跟常人生病的表現狀態一樣,也稱作“病業”,就是“消業”;而在“修煉人”群體中,一旦某個“修煉人”生了病,或身體有了不舒服的感覺,立刻就會有其他的“修煉人”提醒他:這是好事,你在“消業”!如此,在李洪志及其他“修煉人”的不斷暗示和強化下,個體的“修煉人”就會對這種暗示逐步認同,并內化為自我的暗示,一當其身體不適或生了病,他立刻就會習慣性地想到:這不是病,這是“消業”,這是好事!為什么?因為消了“業”就能長“功”,就可以上層次!因此,在法輪功群體中的癡迷、“堅定”分子,出現有病不看、拒醫拒藥、拒醫拒藥身亡等令人匪夷所思的現象,也就成為必然!

  五是詭辯不認同的原因。如果你對法輪功、對李洪志不認同咋辦?李洪志把它用“思想業”給化解了(原意):“你要是對大法、對我李洪志產生了不好的想法或念頭,或者對法輪大法、對我李洪志產生了懷疑,那都是你的思想業造成的。而思想業正是干擾、妨礙、破壞你修煉的最不好的東西,你必須徹底地排斥它、排除它,否則你就不能修煉,也不可能修成?雌饋砟氵在練功,實際上你仍是一個常人!倍H说慕Y局和命運到底是什么,李洪志早就有了明確地交待(見修煉階段的第三個問題,為什么要“修”?)!

  “你們每個修煉人的身上都有我的法身,法身主要是起看護、保護和糾偏、點化的作用,你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每一個思考、每一個念頭我的法身都知道,我李洪志都知道!睂嶋H上李洪志在用所謂的“法身”,暗示他在監督、監控著他的法輪功信徒。

  在這種情況下,“修煉人”誰還敢對“大法”、對李洪志懷疑和不敬呢?誰還敢對法輪功、對李洪志越雷池半步呢?這個“思想業”也正是李洪志的法輪功對“修煉人”實施精神禁錮的重要手段,使得法輪功信徒對李洪志的法輪功不敢有絲毫的不敬和懷疑。

  第五步:強化

  強化是李洪志巧妙地對法輪功信徒實施精神控制的第五個手法,也是李洪志反復強調、反復“告誡”信徒們務必做到的要求!岸鄬W法,圓滿近”、“時時對照,做到是修”、“反復通讀,必有收獲”、“通讀一遍,你就有一個新的認識,也就能有新的提高”等等?陀^地說,李洪志就是在暗示“修煉人”:你通讀一遍《轉法輪》,你就能有新的提高,你就能提高自己的一個“層次”,你就離自己的“圓滿”更近一步!

  李洪志在長春講法時曾有一段答弟子問(原意)。一位信徒說:“師父,我們每周學法讀書要幾遍?”李洪志怎么回答的?他沒有作正面回答,但是,李洪志恰恰使用了他慣用的暗示性語言:“這方面長春的學員做的比較好,他們每周學法、讀書都要在2到3遍,全國各地的學員都要向他們學習!币簿褪钦f,李洪志肯定了每周讀《轉法輪》2至3遍的做法!這里咱們少算一點,每周按2遍計算,一年是54周咱們按50周計算,“修煉”一年這本《轉法輪》就要讀100遍,“修煉”5年這本《轉法輪》就要讀500遍!什么樣的書值得人們反復閱讀500遍?除非是能給人們帶來“天大好處”的書!

  1995年后,李洪志愈加強調“學法”的重要性,他對信徒反復強調:“學法是首要的,練功是次要的”、“學法是第一位的,練功是第二位的”,要求弟子們對《轉法輪》多學、多讀、多看,只要通讀,不要思考,每通讀一遍都有一個提高,不停地對信徒進行思想強化。在李洪志看來,練功的時間可以短一些,但學法的時間是萬萬不能短的!所以很多法輪功信徒每天看、聽《轉法輪》都在2—3講,有的人多達5講(《轉法輪》這本書一共有九講)。就是有時家中來人或有事而沒時間看書,以后也要設法找機會把它補上。這時的法輪功信徒,除了看《轉法輪》、練法輪功以外,別的什么都不感興趣了!歌不唱,舞不跳,聚會不參加,能回避、逃避的一律回避、逃避,親朋好友最好別來,來了他就沒時間“學法練功”了。因為李洪志說了:離“圓滿”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再不抓緊“實修”時間就來不及了。因此,對法輪功信徒而言,親朋好友可以疏遠,但法輪功和“同修們”是決不能疏遠的!

  這里還要提請大家注意的是:李洪志在《轉法輪》和各地的講法中,多次提到了容器瓶子的例子,他反復強調說:“人的大腦、人的思想就象是個瓶子,你裝進去什么就是什么。你裝進去泥巴就是泥巴,你裝進去沙子就是沙子,你裝進去金子就是金子!倍瑫r李洪志又明示法輪功信徒:“《轉法輪》可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是比金子還金子、比任何東西都要珍貴,是無可比擬、不可計價、極其寶貴的東西!”

  李洪志正是通過這種手段和方式,在法輪功信徒的大腦里,不停灌輸、不斷強化了法輪功那套荒謬的理論。

  第六步:禁錮

  李洪志對練習法輪功的信徒,實施了三條禁錮的方法和步驟。

  第一條:“看書只要通讀”。你要想在法輪功中“修”成“正果”,那就要遵循李洪志的教誨,多讀多看《轉法輪》,“多讀書,圓滿近”;“每通讀一遍,你都會有提高”?础掇D法輪》時你還要把心“放靜”,不能有任何雜念,也不要有任何思考,遇到有想不通或不理解的問題,你只管讀、讀、讀,讀下去,等你以后“層次提高了”你自然就理解了。如此,李洪志巧妙地解除了信徒們對他的《轉法輪》進行分析、思考、質疑的思想武裝。

  第二條:“要排除思想業的干擾”。不可否認,不少法輪功信徒之所以對李洪志的“講法”不敢產生懷疑,也還有一個“排除思想業的干擾”的問題。因為李洪志深知,只要練功人對他的東西稍微有些正常的分析判斷,他們就會對李洪志的“講法”失去興趣,喪失信任。因此,李洪志專門拋出了“思想業”的概念,說什么“懷疑、謾罵‘師父’與‘大法’,都是思想業的干擾”,“都是阻礙你修煉的魔”,“都要自動排除這些思想業的干擾”等等。因此,當法輪功信徒對李洪志的“講法”產生懷疑時,立即就會想到思想業的問題,就自然地進行自我譴責,怪自己“悟性不高”,怨自己“心性太低”,恨自己對“大法不堅定”等。隨著時間的增長,這種“排斥”反應也就成為習慣,成為自然,成為一種心理定勢。

  第三條:“要遵循‘不二法門’”的戒律。李洪志還要求法輪功信徒必須遵守“不二法門”的戒律,即除了《轉法輪》和與你工作有關的書籍之外,其他的就不必再看了!因為其他的宗教,不僅度不了人,而且書上還有“附體”,目前在這世界上既在度人、又能度人、真正能度人的僅有我李洪志一人!而其他氣功都是騙人、騙錢的,這些氣功類的書籍不僅有“附體”,而且一打開就能見到或冒出黑呼呼的東西!因此,法輪功信徒學了我李洪志的東西,其他宗教的、氣功的東西就不能再學、再看、再練了,這些東西都得送了、扔了、燒了。這就叫“不二法門”。

  這里要提醒大家,“不二法門”出自佛家用語,但李洪志提出的“不二法門”與佛家倡導的“不二法門”已大相徑庭。佛家倡導的“不二法門”是指“萬法歸一”,就是任何修佛的法門,最終都是諸途同歸;或者是先一后二、先專后雜;也有作在兩門之間,比如說在“是”與“非”的兩門之間,要“取中”的解釋,類似于儒家的“中庸之道”。這與李洪志所說的“不二法門”是有本質區別的。

  至于其他的與你工作無關的書刊、電影、電視、報紙等,你也最好別看,因為“修煉”的時間短促、有限,而且看了這些東西還有可能勾起你人的各種“執著心”,影響和妨礙你的“修煉”,因此,信徒們務必抓緊時間,擠出時間,就看我李洪志這個“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大法”就行了。一旦“修煉人”相信了李洪志的說法,他們就會亦步亦趨,直至癡迷。因為,李洪志這一戒律的最終目的,就是要讓法輪功信徒,喪失對外界信息的接觸,喪失對各類信息的分析比較,同時喪失對法輪功問題的判斷,永遠在李洪志挖的陷阱里沉溺、癡迷。

  第七步:恐嚇

  李洪志對法輪功信徒實施精神控制的又一重要方法就是恐嚇,這種恐嚇也就是一種精神恐嚇。假如法輪功練習者你中途退出“不修了”,那么我李洪志就要把所有黑呼呼的東西——“業力都還給你”,過去的病也要重新回到你的身上,失去了我李洪志法身保護的“修煉人”,你們出門都要小心了,沒準那些個“魔都能輕易取了你的性命”!那么你要是說法輪功不好,說我李洪志壞話,或是反對法輪功“修煉”的,我不僅要一次次地“擺放你在宇宙中生命的位置”,嚴重的還要“層層滅絕”、“層層銷毀”、“形神全滅”,可惡之人和邪惡之徒最后還要“打進缽(痰盂罐)里”!

  李洪志說的這個“理”,我們換一下說法大家就自然明白了。比如張三身上長出一個腫瘤,他托人或找關系慕名找到一位非常著名的醫生,要求把自己身上的腫瘤拿掉,還要拿干凈。而醫生則對張三說:行,你這么信任我,我一定幫你,不僅拿掉,還幫你干凈、徹底地拿光,保證你永遠不會重新復發;但是,一旦你不來找我看病了,或者不再信任相信我了,我不僅要把幫你摘除的那個腫瘤重新裝上,而且還要多幫你裝上十個、八個腫瘤……!這是醫生應該說的和做的嗎?或者這就是“神”、“佛”要干的事嗎?!

  第八步:置換

  李洪志要求法輪功信徒不停地往大腦里灌輸《轉法輪》的思想、理念,他就是通過這種方式,把法輪功信徒正常的認知結構和思維模式,置換成法轉功的認知結構和思維模式。心理學著重研究的是人的心理活動過程中的“知、情、意”(認知、感知,情感、情緒,意志、意念)和“共性與個性”(普遍與個別)問題,而李洪志恰恰打著“修煉”的幌子,巧妙地改變了法輪功信徒過去正常的“知、情、意”的認知結構,將法輪功信徒正常的信念和判斷、分析、推理、綜合能力,置換成法輪功式的信念和判斷、分析、推理、綜合能力,將法輪功信徒過去正常的對人、對事、對社會的評判標準,置換成法輪功式的對人、對事、對社會的評判標準,就是置換成了李洪志、法輪功的認知理論!我們正常人跟“修練人”談話之所以感到費勁,原因就在這里,他已經喪失了人的正常的認知能力,扭曲、改變了人的正常的評判標準,已完全或部分被法輪功、李洪志的東西所替代!這實質上就是一種“洗腦”,而且這種“洗腦”是在法輪功信徒不知不覺、無憂無慮、歡歡喜喜、開開心心、高高興興、愉愉快快的情況下發生的!這不正是人類和社會的一種悲哀嗎?

  第九步:控制

  當法輪功信徒的認知結構和思維模式被李洪志的東西給置換、取代后,李洪志的法輪功就實現了對“修煉人”的思想和行為控制,精神控制現象隨即產生。李洪志就好象在法輪功信徒的大腦植入了電子集成芯片,要想操控信徒,他只要按一下手中的遙控器,而李洪志的遙控器,就是他在互聯網(明慧網、大紀元網等等)上發表的各種“經文”!

  以前,我曾經聽到有些人員對法輪功練習者說:“國家已經取締了(指法輪功),你還跑出來干什么呢?你實在要練(指法輪功),你就在家練吧,千萬別再跑出來!”這看起來是顆“好心”,其實恰恰是在害人!因為,他只要在家練功一天,他就是在接受一天的精神控制。他今天不出來,明天不出來,后天不出來,早晚有一天他準要出來!那時,他可能就不一定是出來散發傳單了,他只要在法輪功中“七悟八悟”,沒準就會干出類似傅怡斌、關淑云、董立、陳福兆等人的驚天血案(當然,不可能人人如此)!因為,法輪功信徒正常的心理結構、認知結構、思維模式全部被置換成法輪功的了,也就是把心理學上所說的正常人的“知、情、意”給變成李洪志法輪功的了,而李洪志法輪功的認知評判標準恰恰與人類社會的評判標準是完全相反的,“常人說你好你不一定好,常人說你壞你不一定壞”,“高層看低層的理是反的”,“三界外看三界內的理也是反的”,“天上的理在地上來看都是反的”,“去掉名利情,修成佛道神”,“名利情的根本就是人的情”,“科學是站在錯誤基點上發展起來的”,“科學就是邪教”,“政府已管不了人了,法律也約束不了人了”(引號內均為李洪志語)等等,恰恰正是李洪志反人類、反人性、反科學、反社會的真實寫照。

  第十步:利用

  控制信徒的目的是為了什么?為了利用!利用信徒、操控信徒,最終達到“為我所用”的個人目的,這正是李洪志所需要的。他要利用法輪功信徒干什么?因為李洪志可以在主子面前體現他的“價值”啊,以便得到主子的賞識,領取主子的賞賜;主子則要利用李洪志來發號司令,干擾、破壞中國大陸的安定、穩定,妨礙、阻礙中國大陸的發展;而法輪功信徒則是為了爭得李洪志吹噓的“天國世界”的入場卷,不惜余力地為法輪功吶喊、賣命,成了李洪志法輪功的炮灰、犧牲品,淪為西方反華勢力的走卒。

(責任編輯:)

0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网络打鱼锁定玩家的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