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20

花季少女被求婚 為何卻棄男友而去

發布日期:2020年04月09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常樂
[打印本頁]【字體大。

  “叮鈴”,隨著一聲鈴聲響起,手機微信傳來一張嬰兒的相片,緊跟而來一條短信:“老師,相片上是我剛生的寶寶。等我寶寶長大了,我想讓他當醫生,因為我看到新冠肺炎期間的醫生事跡,好感動,他們才是真正的在救人!蔽铱粗謾C上小紅發來的信息,腦海中不禁浮現出一年前與她見面的場景。

  “老師,我結婚啦,吃糖吃糖,這是我的喜糖,好事成雙,要吃兩顆哦!卑殡S著一陣爽朗清脆的笑聲,冷不丁地門口進來一位充滿朝氣的年輕姑娘,一進門就抓著一把糖果挨個派。我定睛一看,陳小紅,沒錯,就是她。變化真大啊,差點沒認出來,她雖然一身穿著算不上時髦,但是青春靚麗,精氣神十足?吹贸鰜,較之前長胖了,臉色紅潤,這與之前沉迷“全能神”邪教時瘦骨嶙峋的她判若兩人。這是2019年1月2日見到小紅的情景,她特地給我們帶來了結婚喜糖。

  關于小紅的故事,還要從十二年前開始說起。

 

  花季少女誤入邪教 

  小紅是一個單純的姑娘,她出生在廣西的一個農村家庭,父母常年在廣東中山打工。由于農村重男輕女的觀念影響,父母只把弟弟帶到身邊撫養,而把小紅留在廣西老家跟奶奶一起生活。在小紅的記憶里,每年與父母相聚的日子加起來最多半個月,這成了她內心不可言喻的痛,她時常感覺到自己是孤苦伶仃的孩子,仿佛孤兒一般。小紅就這樣跌跌撞撞地長大了。

  2008年,初中畢業的小紅跟隨父母一起來到廣東中山打工。一次偶然的機會,她與同學阿麗相遇了,阿麗是小紅初中最要好的同學,兩個人經常膩在一起玩。有一天,阿麗神神秘秘地告訴小紅:“現在末世和大災難馬上要降臨,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在災難中存活下來,凡不信的都將被毀滅!币驈男『闷婧秃ε鹿砩,小紅不假思索地接受了阿麗的說法,就這樣稀里糊涂被阿麗拉入了“全能神”邪教組織。這一年,小紅才17歲,正是花季般少女的年齡。

 

  沉迷邪教離家出走 

  一開始,小紅抱著好奇心跟著阿麗去參加“全能神”的聚會,隨著去的次數多了,不斷被灌輸邪說洗腦:“如果背叛‘全能神’就會受到懲罰,被扔給污鬼邪靈,被閃電擊殺”等等,并且讓她發各種各樣的毒誓。從小缺乏父母關愛的她,逐步產生了對“全能神”的依賴,沉迷上了“全能神”組織的聚會,漸漸迷失自我,從此沉淪其中長達十年之久,差點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失。

  據小紅回憶,由于她在“全能神”組織里表現比較積極,又年輕,被推選當上了帶領,這一年,小紅才剛滿二十歲。從此,她在邪教這條路上越走越遠,為了所謂美好的“國度時代”(“全能神”許諾給信徒的空頭支票),她變得無心工作,整天腦子里就想著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聚會,每天吃喝神話(讀教義、吃透內容)、禱告,甚至還想拉親人入教,由于父母反對她信“全能神”,親情在她眼里成了負擔和累贅,因為“全能神”的教義告訴她“家人信與不信本不相合”,只有離家人遠了,才是離“全能神”近了,為了信教遠離家人,才符合“全能神”的心意。她甚至還把不信“全能神”的家人統統看作是魔鬼、撒旦,把父母的關心和勸告看成是魔鬼撒旦來拉攏自己下地獄的詭計,心中對家人產生仇恨,變得越來越不可理喻。

  2012年夏季的某一天,小紅參加聚會到夜晚十一點才回家。父親關心地詢問她去了哪里,小紅卻認為父親的詢問是對“全能神”的不敬,加上內心長期積累了對父親的不滿情緒,她突然憤怒地朝著父親大吼:“小時候你管過我嗎?我去哪里不用你管!你沒有資格說我,我有‘神’管我愛我,不信的人全部都要下地獄的!”說完摔門而出,離家出走,氣得父親老淚縱橫,無法理解女兒怎么變成這樣,小時候那個乖巧的小紅哪兒去了。

 

  為了邪教放棄真愛 

  小紅離家出走后,結識一個同鄉,叫阿源,因為彼此是老鄉,阿源對她特別好,非常體貼,兩人的感情升溫很快,發展成了男女朋友。小紅也在這段感情當中獲得滿足感,她很享受這份愛情的甜蜜,但同時她也很糾結,不知道這份感情該何去何從。因為,她知道阿源反對她信“全能神”,一旦被阿源知道了自己還依然參加“全能神”的聚會,可能這段戀情將無疾而終。為了瞞住阿源,小紅假裝白天去上班,實際上都是偷偷地跑去聚會,到了傍晚,小紅就乖乖地回家做好飯菜等阿源,倆人戀愛了五年,阿源根本不知道小紅沒有上班,照樣每個月給小紅零花錢,覺得照顧好小紅是天經地義的事。

  然而,紙包不住火。2017年的清明節前,阿源不慎摔傷了腿,提出讓小紅請假在家照顧他。這讓小紅十分為難,自己該如何跑出去參加聚會呢?無奈之下,小紅向阿源坦白自己還依然信“全能神”,無論如何她都必須去參加聚會,如果阿源不能接受,就分手。阿源聽完小紅的話,不但不怪她,還充滿溫情地說:“我想照顧你一輩子,只要你從此不再信‘全能神’,咱們立馬結婚,好嗎?”小紅被阿源突然的求婚震住了,頓時陷入了痛苦的糾結中。怎么辦?結婚?她想都不敢想,因為“全能神”里面說人與人之間是沒有愛的,只有“神”的愛才是無私的,不信“全能神”的親人,將來無法蒙拯救,都是要被淘汰的。不行,她不能結婚!心里一個聲音非?隙ǖ馗嬖V小紅,堅決不能為了結婚而放棄信“全能神”,因為“全能神”說“為了信神而放棄家庭和婚姻是蒙神稱許的”,如果選擇不信“全能神”,將來一定會受到懲罰,“信了又不信的人要比那些不信的受懲罰更重”,況且,自己之前還發過不能背叛“全能神”的毒誓。

  小紅毅然拒絕了阿源的求婚,冷酷無情地提出分手,決然地離開阿源。那一剎那,任憑阿源撕心裂肺的呼喊,小紅都不敢回頭看阿源一眼,生怕自己的腳步一遲疑,而毀了自己信“全能神”之路。

 

  為了邪教嘗盡生活的苦 

  從此,小紅全身心投入信“全能神”,與家人和男友完全斷絕了聯系。小紅回憶說,她后來找工作四處碰壁,沒有一份工作能干超過三個月,因為總是跟聚會的時間沖突。她幾乎失去了生活經濟來源,有時她們聚會,沒錢買菜,十個人吃一盤青菜和一鍋白粥,買不起花生油,在市場撿爛菜回來,清水煮熟就沾著醬油吃,甚至幾個月都吃不上一個蘋果,她都快忘了水果是什么味道了。那一年,她每天都在為“全能神”的事務奔波,連兩塊錢的公交車都坐不起,哪怕是十公里遠的距離,也是靠走路。由于小紅長期的營養不良,半年下來,臉色變得蠟黃,只剩下皮包骨。在“全能神”邪教長期洗腦之下,小紅只能像個提線木偶一樣,任由擺布,除了信“全能神”,她已經一無所有。

  撥開云霧見青天 

  2018年8月,小紅的父親通過報警尋找到她的下落。在反邪教人士的幫助下,小紅撥開了籠罩在心頭的迷霧,放下對父母曾經的怨恨,與父母和解了,重新找回了親情,回到了當初溫暖的家庭懷抱。同時,她也認清了“全能神”邪教的丑惡面目,掙脫了束縛在內心的桎梏。另外,讓小紅沒有想到的是,男友阿源并沒有離她而去,一直在苦苦尋找和等待小紅。最終,獲得新生的小紅找回了真摯的愛情,她和阿源在2018年12月28日登記結婚了,倆人走進了婚姻的殿堂,有情人終成眷屬。如今,更是迎來了愛情的結晶,小紅初為人母了!

  我望著屏幕上胖嘟嘟的寶寶,信息的字里行間仿佛可以看到小紅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小紅,祝賀你從邪教的精神控制中走出來,重新過上幸福的生活,你說希望寶寶長大了當醫生,老師愿你心想事成,今后的人生道路一帆風順,充滿雨露和陽光!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网络打鱼锁定玩家的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