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20

美媒:特朗普媒體如何將冠狀病毒陰謀論“合法化”(上)

發布日期:2020年04月29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Max Blumenthal、Ajit Singh 孫煜、王妍、姜珊(譯)
[打印本頁]【字體大。

  核心提示:美國獨立新聞調查網站“灰色地帶”(Grayzone)2020年4月20日刊發網站創始人麥克斯·布魯門塔爾(Max Blumenthal)和記者阿基特·辛格(Ajit Singh)的署名報道,揭示了美國政府和保守派記者移花接木、混淆視聽,將陰謀論“合法化”的過程。報道中提到,“有關新冠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陰謀論,已成為特朗普政府的‘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中國反邪教網全文翻譯,并分三部分進行連載,此為第一部分。

武漢病毒研究所。原文配圖

  一個關于新冠肺炎病毒是從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泄露出來的陰謀論,已成為特朗普政府的“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度A盛頓郵報》的約什·羅金(Josh Rogin)正扮演著朱迪思·米勒(Judith Miller)的角色。

  隨著美國因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的死亡人數攀升至3萬人,美國總統特朗普總統及其盟友正將其反華公關閃電戰升級到荒謬至極的新高度,指責中國生物研究實驗室制造了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希望將這一陰謀論合法化。

  該陰謀論指出,武漢病毒研究所是這場疫情大流行的罪魁禍首,要么是因為對蝙蝠冠狀病毒研究的安全措施不當導致意外泄漏,要么是故意制造生物武器。這一陰謀論最初出自右翼媒體《華盛頓時報》1月的報道中,當時遭到記者和科學家的駁斥和質疑。

  今年4月,特朗普政府話里話外迫不及待地想轉移對其應對疫情不力的指責,?怂剐侣労汀度A盛頓郵報》于是便將這則報道重新包裝,再次兜售給公眾。

  盡管沒有一家媒體發表過任何具體證據來支持這些觀點,但這種論調逐漸在政界尋得市場,甚至一些特朗普的反對者也前所未有地站在了一起。

  3月17日,一個由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研究者組成的研究小組在《自然》雜志發布文章稱:“我們認為,任何基于實驗室(合成新冠病毒)的說法都是不合理的……我們的分析清楚地表明,新冠病毒不是實驗室的產物,也不是能人為操縱的病毒!

《柳葉刀》醫學雜志上簽署的公開信

  來自8個國家27名公共衛生科學家組成的小組3月也在《柳葉刀》醫學雜志上簽署了一封公開信,向中國的科學家和公共衛生人員表示支持,并“強烈譴責陰謀論”。這封信指出,迄今為止的科學發現,“新冠病毒就像許多其他病原體一樣,來源于自然界”。

  過去四年來,特朗普一直在和他指稱的“假新聞媒體”和“深層政府”角力,后者稱特朗普及其盟友存在通俄嫌疑,F如今,特朗普政府正采用同樣的策略來激化與中國的沖突,借助匿名美國官員之口或幾份可疑文件散布丑化中國的假新聞。白宮似乎希望制造與別國沖突的升級,來掩蓋國內應對疫情的失敗。

伊拉克戰爭照片。圖源:美國《時代周刊》

  特朗普政府對這一陰謀論的運用,令人想起了小布什政府中的新保守派與《紐約時報》記者朱迪思·米勒合作,散播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虛假消息。

  當年,《紐約時報》的聲望賦予其報道的“合法性”,使小布什政府得以跨越黨派界限,向兩黨政治階層兜售入侵伊拉克的主張。最后,事實表明米勒就是一個騙子,被判入獄以保護其“信源”,但他們催生的混亂業已導致成千上萬美國軍人在伊拉克喪生且更多伊拉克人死亡。

  如今,隨著特朗普政府正將反華公關閃電戰升級到荒謬至極的新高度,《華盛頓郵報》的新保守主義專欄作家(即約什·羅金)正在填補米勒的空白。

約什·羅金。原文配圖

  休眠的陰謀論逐步轉化為特朗普對華“文化論戰”的核心

  4月14日,《華盛頓郵報》刊登了專欄作家約什·羅金(Josh Rogin)的文章,重提了新冠肺炎病毒是從中國武漢一個生物研究實驗室中泄露出來的陰謀論。羅金是一名曾在日本大使館工作、多年來一直鼓動對“邪惡軸心”國家發動政權更迭、以發表聳人聽聞報道為業的新保守派“專家”。

《華盛頓郵報》報道截圖

  雖然文章最后寫道,“我們不知道新型冠狀病毒是否起源于武漢實驗室”,但全文都充滿了暗示,即該病毒確實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出現的。這篇文章很大程度上依賴于一份由美國政府官員兜售、企圖向中國施壓的政府文件。

  羅金聲稱,自己“無意”中獲得了美國駐華大使館2018年1月的電報。該電報警告說:“(武漢)實驗室正在進行關于蝙蝠冠狀病毒及其向人類傳播可能性的研究,意味著可能會發生像非典一樣疫情大流行的風險!钡橇_金歪曲了有關研究的性質,隨后卻拒絕了科學家們提出的刊發美國電報所有內容的要求,我們稍后會提到。

  為了保護自己的信譽,羅金轉而求助蕭強(Xiao Qiang),這是一位長期接受美國資助的反華活動人士,被假稱為“研究科學家”。羅金沒有引用病毒學家或流行病學家的話,卻辯稱武漢實驗室理論是“一個有待調查和回答的合理問題”。

  羅金的文章遭到哥倫比亞大學病毒學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博士的猛烈批評,聲稱羅金對中國實驗室的說法“含糊不清”,并表示他“沒有指出任何一項清楚、明確的實驗風險”。即便如此,這場顯然由白宮指導的虛假信息行動已經全面展開。

  4月15日,羅金發表意見書的第二天,右翼媒體?怂剐侣劙l表了布雷特·拜爾(Bret Baier)觀點極其相似的文章,其中寫道:“越來越多的人相信新冠疫情的暴發很可能源于武漢實驗室……”

  與羅金一樣,拜爾同樣沒有提供任何證據來支持他的觀點,而是依賴來自“美國”、自己也沒見過的“加密和開源文件”。

  15日當晚,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通過?怂剐侣劙l表了一場精心安排、言辭激烈的長篇演說,要求中國政府為疫情的所有損失負責。

  科頓出場的時機很微妙,表明他的辦公室、特朗普政府及其媒體盟友之間正密切合作,將陰謀論兜售給公眾。

  與此同時,反對特朗普的一些自由派頭號媒體評論員也紛紛轉發羅金的文章,一時間仿佛兩派“惺惺相惜”。其中包括《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查爾斯·布勞爾(Charles Blow)、微軟全國廣播公司節目(MSNBC)主持人克里斯·海斯(Chris Hayes)。

  新聞聚合網站Buzzfeed的湯姆·加拉(TomGara)更過分,在推特上分享文章,并評論稱“(新冠病毒)從實驗室中泄露的理論”是“完全可信的”。

  就連《哥倫比亞新聞評論》也寫道,羅金的文章“包含了爆炸性的最新報道”,反而忽略了羅金長期鼓吹新保守主義運動的“悠久歷史”。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

  4月17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將這種陰謀論“帶到國際舞臺”,他說:“我們仍在要求中共允許專家們進入那個病毒學實驗室,以便我們能夠準確地確定這種病毒從哪里開始!

  同一天,特朗普稱,“看來”有關新冠病毒是在武漢的一個實驗室內制造出來的說法“講得通”。與科頓和蓬佩奧一樣,他也沒有提供任何證據來支持自己的直覺。

  距離美國總統大選還有6個月,這場可怕的公共衛生危機將使美國經濟陷入低迷。值此危急之際,一種邊緣陰謀論已成為特朗普對華“文化論戰”的核心。

  實際上,這篇報道最初是1月由一份右翼報紙試水刊發的,當時美國鮮有人關注新冠肺炎的暴發。(未完待續)

  作者簡介:麥克斯·布魯門塔爾(Max Blumenthal),獲獎記者,曾出版多本著作,包括暢銷書《罪惡共和國》《歌利亞》《五十一日戰爭》以及《管理殘惡力量》。他為多部出版物撰寫文章,為許多視頻報道撰寫講稿,為多部紀錄片寫解說詞,其中包括《殺害加沙》。由于美國不斷陷于戰爭,國內反響強烈,2015年,布魯門塔爾創立了“灰色地帶”網站thegrayzone.com,希望能從新聞報道的角度帶來一絲光明。

  原文網址:https://thegrayzone.com/2020/04/20/trump-media-chinese-lab-coronavirus-conspiracy/

(責任編輯:力楓)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网络打鱼锁定玩家的ip